粽叶,留在灵魂深处一页诗行

采集侠

“端者,初也。”“端”,古汉语有开头、初始的意思。古人用地支的顺序,代表一年的十二个月份,农历的正月是寅月,第五个月是“午月”,而初五又属于“午日”,所以又称“端五”,也称“重五”或“重午”,又因为午时为“阳辰”,所以又称之为“端阳”。《礼记•月令》记载:用兰草煮水沐浴,把艾蒿扎成人形悬挂在门上,饮菖蒲酒消除湿气、用雄黄驱除毒虫。选择宽阔敞亮的宫殿、山顶、亭台楼阁,远眺风景、通风避暑。

一个传统节日,如同一杯岁月的陈酿,沉淀着厚厚文化土层的历史河床。早在上古时代,南方吴越一带就有在“飞龙在天”的仲夏端午以龙舟竞渡形式祭祀龙祖以酬谢龙祖恩德、压邪攘灾、祈福纳祥的习俗;汉代时,由于南北统一,历法变动,朝廷为了方便过节,规定每年的端午节改为阴历五月五日;南北朝后端午节日被赋予了纪念屈原的人文内涵;隋唐时期,端午节原来有特定意义的节日风俗活动大多演变为节日娱乐活动;宋代以后,端午节许多风俗有了新变化,汉魏时以朱索、桃印施于门户,止恶气驱瘟避邪,而宋代却讲究贴天师符;明清时期,端午风俗活动形式变化虽不大,但是规模却愈来愈盛行,尤其南方龙舟竞渡,成为轰动一时的盛举。

生活在北方的我们,竹子和菖蒲这些物产,只能在包粽子之前,浸泡在清水里,方可恢复南国草木原本的青翠与清芬,围在家人周围,感受着“粽包分两髻,艾束著危冠”的闲适惬意,糯米的香味儿,穿透层层包裹,到达心灵深处,合成悠远的感动与感慨。小时候总会满心欢喜地等父母为自己在手腕上系上五彩环,看着房门上挂着红红绿绿的彩纸葫芦,想象着江南绵绵细雨下一支清新芬芳的艾草在发鬓上随步摇曳,内涵丰富图案精致的香囊佩在腰间,五彩的丝线缠绕在雪白的手腕,每位女子仿佛是天外仙子降落人间,排满江岸的轻舟清一色刻画着龙头图案,遮天蔽日的旌旗迎风招展,在震天的鼓声里,江水波涛翻涌。

“节分端午自谁言,万古传闻为屈原。”传承千百年,历久而弥新,每逢端午 ,我们仿佛总能穿越时空,遇见那位行吟泽畔的大文豪家,遇见他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”的爱国情怀,遇见他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”的民本情怀,遇见他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执着刚毅,遇见他“诚既勇兮又以武,终刚强兮不可凌”的高尚品格,如同黄钟大吕,穿越时间仍然在现代人心中激起巨大回响。

端午是中华大地上最深情的节日,就像这一片片筋脉相连的菖蒲,包裹着中华儿女的浪漫现实情怀,向世人展示着一个民族灵魂深处的永恒诗意,持续贯穿着古老与现代生活灿烂悠远的色香。

SF CLUB | 版权所有 | 若非注明 | 均为原创
㊣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: 主页 » 粽叶,留在灵魂深处一页诗行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/yaowenjujiao/779.html